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喻队生快!】【喻黄】一个探险家和一座冰山

       喻队生日快乐!!

       跟自家画手开的冰山黄少的脑洞2333,loft不会@人就这样吧(等)

        用手机码出那么多字我对喻队果然是真爱,如果排版有什么不对一切都是手机的错。(bu)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系列……



        喻文州是个探险家,这个身份是别人给他的,他只是喜欢到处走走去看看这个广阔而神奇的世界。他途经了一条听得懂世间万物语言的河流,将一朵有着小辫子的花移栽到一棵大树下,还遇见了一个在同行的几天里会给他报时的兔子。他们都说,你不如去北方吧,去那雪飘冰封之地。他们没说北方有什么,只是给喻文州指了一条路,而喻文州也欣然接受了。

        不同于南方的温融暖意,越往北就越是寒冷,愿意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生物也越来越少,有那么几天是喻文州独自一人走在空旷无垠的原野上。但他不介意,依然安静地走着,每天礼貌地雪花打招呼,虽然它们从来不理会他。

        然后喻文州来到了座冰山前,冰山是那么高大,在阳光下依然冒着寒气,而这冰山又是那么澄澈,清晰地倒映出他的面容。他随意地坐下来休息,想着该如何翻越这座冰山继续前行。

        喻文州抬起头眯着眼看了看耀眼的阳光被冰山折射出的夺目光芒,说了句:“今天天气真好啊。”

        本来是安静的四周突然就有了震天动地的响动,几大块冰从山顶滚下,咕噜咕噜在光滑倾泄的冰面上用锋利的棱角划出几道痕迹,再“嘭”得砸到喻文州脚边裂成了小块。

        喻文州被吓了一跳,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诶诶你也觉得今天天气好我也那么觉得啊你看这太阳大的我都睡着了!我跟你说我刚刚居然做梦了我居然梦到了一大片花花绿绿的东西我确定我从来没见过它们但我居然知道那些都是花不过说起来花我还是见过的在几年前但它们不都应该有个辫子吗!你见过花吗你觉得它们好看吗我觉得是挺好看的没有了辫子的话。对了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我都好久没见着别的东西你会离开吗什么时候走啊不急的话多留几天呗!”

        喻文州被那么一大串的话砸得有点晕,他四周看了看,没看到别的东西,是这座冰山在说话吗?他想了想还是先自我介绍好,他说:“我叫喻文州,从很远的南方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叫黄少天,虽然我不知道是谁给我取的名字但我就是知道我就叫黄少天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从南方来啊,南方是怎么样的你能跟我说下吗?之前那朵花说南方很温暖然后他居然嫌弃我这里冷我好歹也给了他几天的水好吗!不过这里真的很寒冷吗我从来不那么觉得,你觉得冷吗?”

        这次喻文州没有那么惊讶慌乱了,他听完了黄少天的话,靠在冰面上慢慢地回答他:“南方啊,应该是挺暖的吧。”他想起了一路走来看见的鸟鸣草长百花盛开,金色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投射到给他奉酒的少女的薄薄春衫上,“不过我对温度没什么感觉,你这里我也不觉得冷。”所以,不管是所谓温暖的南方,还是这个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寒冷的极北之地,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然后喻文州在黄少天的极力要求下给他讲述了他一路走来的见闻。

        在喻文州停下来的时候,黄少天又问了起来:“听你那么说还挺有趣的,也好想去看看啊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看你说南方那么暖我会融化的吧。好了不管这个了,你接下来是要去翻过我去更北的地方吗?”

           “嗯,大家都让我去北方看看,虽然也不知道去那里看什么,但我也觉得我应该去。”

        又一块冰块砸下来,喻文州闪得非常及时,他已经知道黄少天每说一句话就会有冰块滚下来,似乎那些冰块里藏着他想表达的每一个字。

           “好久以前也有人说要去更北的地方,说什么那里有世界上最纯净的冰筑成的宫殿,宫殿里有雪花凝成的宝石,还有一柄世上最锋利的宝剑,宫殿的最深处还沉睡着宝剑千年前的主人守护着的公主。你也是要去那里吗?”

           “可能吧,如果真有这样的地方我挺想去看看的啊。”

           “但我从没见那些人回来过,那里实在是太冷了啊!”

           “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怕冷啊。”

        夜幕降临了,在这片空旷的大地上空中的星辰都仿佛触手可及。

        黄少天看了看在他头顶眨眼的星星,以为它要跟他说几句话,等了一会儿都没有等到,他再看了看在山脚下睡着了的喻文州,也觉得有些困,他想,那就睡一下吧。等他醒来的时候没看见喻文州。

        是走了吧。黄少天确定地想,难得有人会来这里,可惜走得有点快。他不会回来了吧,以前翻过他去看那世上最美却又最神秘的宫殿的人都没有回来过,或许是是在半路被冰雪止住了脚步,或许是被那盛景所迷再也再也回不来了。

        总而言之,黄少天没想过会再见到喻文州。

        他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到有人在敲打他,然后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我回来了,你睡着了吗少天?”

         那一瞬间黄少天确实有被惊到,导致他多砸了几块冰下去。

          “啊是文州啊我的确是睡着了呢这天气实在是太好了被太阳一晒就困!你怎么回来了?有没有看见那个宫殿啊那什么骑士和公主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啊你看见那把剑了吗是不是跟别人说的那样闪闪发光啊那个公主长得好不好看啊不对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应该不好看了但是那里冷啊……”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准备发表的长篇大论。

           “嗯?”

           “我见到了那个宫殿,确实很漂亮呢,但也就只是漂亮而已。”

        宫殿由世上最澄澈的水凝固成的冰筑建的,颜色纯净不含一丝杂质,却也更显得凄清寒冷。喻文州摘下了那雪花形状的宝石链,想了想也没想到该送给谁好又把它放回去了。他突然就对那所谓的宝剑公主失去了兴趣,哪怕他已经看到了走廊伸出那柄剑散发出来的幽蓝光芒。他觉得这不是他来北方的意义。

           “我总觉得你有时说话我听不太懂。看样子你是不喜欢那里?那是最北的地方了,你接下来想去哪里?回到南方去?”

           “还没想好,不过南方我都走遍了,也没什么地方吸引我。”

           “所以?”

           “所以……”喻文州笑了笑,“我就暂且先在你这里呆着吧,少天不介意我在你身边安家落户吧?”

           “……明明就只是暂时的,说什么安家落户。”

         喻文州还是笑,没有反驳。

         那可不一定呢,少天。

       

         End(并不。)


        喻文州是被锲而不舍响着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摸到手机,接通后他还没开始说话那头的人就已经说上了。

           “队长早安队长生日快乐!”

           “嗯,谢谢少天。少天早安。”

        黄少天听出来喻文州那有点含糊的鼻音,问道:“队长你不会才刚醒吧,我就说为什么刚刚打的电话你没有接。”

        喻文州摸摸鼻子,说:“嗯,刚醒,做了个梦。”

          “梦?队长梦见了什么?一定是个美梦吧队长说出来说出来!好东西就要分享!”

          “确实是美梦呢,我梦见了少天。”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魅力果然是无穷大的这才分别几天队长就那么想我了!来来来说来听听你梦见我怎么英俊潇洒威武高大玉树临风了?”

          “我梦见少天变成一座冰山了,是很高大的冰山呢,就是每说一句话就会掉一块冰下来,跟我聊了一会儿的天之后冰就掉得差不多了,然后少天就跟我一样高了。”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连队长你也!”

          “呵呵。”

          “不对队长你一定是变成了太阳冰在太阳底下迟早会融化的这我知道不可能有那么夸张的!”

            “我是一个探险家,少天。”

            “哈哈哈不是吧我都不知道队长你那么富有探险精神。”

            “因为少天不在我身边啊,我只好到处去找少天了。”

         电话那头瞬间就没了声响,突然遭受到恋人的一道直击的黄少天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嗯……我也……”

         喻文州心情大好,“嗯,我懂的。”


        真·end


评论(5)
热度(5)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