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普奥】Unvollständig 04

我终于回来更新了,最近都忙成狗,说起来这篇也挺坎坷的,中途经历了无数次的死机OTZ

越写越感觉渣我好想推翻重写啊!

这章刷一点法加。本来说好这一章要让普奥有点实质性发展的我们还是等下一章吧!

其实挺喜欢恶友组的但我不会写……

你们别以为普爷只是个开咖啡馆的小老板,人家也是有正经(?)职业的!这个在下一章会提到啦,应该会对普奥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Bingbuhui)

我知道又OOC了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改OTZ

话说在电脑上和在手机上看排版似乎不太一样?强迫症OTZ


第四章

       虽然罗德里赫和路德维希约定好了时间,但是他没想到在那天之前他就与基尔伯特见了第三次面。

       之前罗德里赫认为基尔伯特和咖啡厅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太大的关系,事实上他错了,基尔伯特之所以在那天就那么夸那家咖啡厅,是因为那咖啡厅是他开的,这么说其实不太准确,是他和他的两个好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和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一起开的,平时也是他们在白天约定会合的老地方。

       前几天基尔伯特想找弗朗西斯但弗朗西斯说自己还和自己的小向导在A国度蜜月,还说A国的女人是如何地娇小美丽可人,也不怕他新婚的那位晚上把他踢下床。对此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就不止一次吐槽过,弗朗西斯活在这个世上简直就是个祸害,以前招惹妹子也就算了,现在身为个向导居然不好好跟哨兵结合反倒和去招惹一个向导,这不是和哨兵们抢夺稀缺资源吗?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弗朗西斯的能力确实不错,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一个守卫一个哨兵一直以来都是找他进行精神疏导的。

       现在他们三人坐在咖啡厅的一角,继续听着弗朗西斯在电话里没有秀完的恩爱,末了,还要听他一句:“你们不要太羡慕哥哥哟,不过你们确实是不如我,找不到那么好的向导也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你真的有身为个向导的自觉吗?

       基尔伯特说:“如果世上的向导啊伴侣都跟你一样的话,我还不如一辈子孤单呢。”

       安东尼奥附和道:“俺也那么觉得,还好除了你之外的向导都很可爱呢。”

       弗朗西斯有些不满了,他用食指扣着桌面,“喂喂,一直以来能有哥哥这样美丽帅气的向导给你们做精神疏导是你们的福气好吗,别人哪有这样的待遇啊!“

      “俺倒是觉得是因为没有哨兵要你你才去拐向导的。”

       基尔伯特没继续和他们耍嘴皮子,他随着玻璃门被推开带来的风铃声抬起头,他看到了罗德里赫,还是和那两次见面一样一身正装,表情矜贵严肃,看起来就有点无聊,嗯……他的脸上应该不会出现别的可爱的表情吧。基尔伯特并没有觉得自己那么盯着别人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跟服务员点完咖啡,侧头望向窗外的行为有多无聊,倒是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发现了他突然的沉默,一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弗朗西斯“呵呵呵”笑了几声,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意味深长,让人不禁毛骨悚然,他越过桌子,探身上前,一把勾住了基尔伯特的脖子,力道大得似乎要把他的脖子给扯下来,“小基尔啊~你这是看上那个埃德尔斯坦家的小美人了?”

       基尔伯特一边往外掰着弗朗西斯的手臂,一边说道:“快松手你要掐死我吗!

      “不行哦,不能看到美人就嫌弃哥哥哦!”

       安东尼奥也过来凑热闹,将基尔伯特逼在座位上,“诶诶你是真的喜欢上那个人了?”

       基尔伯特好不容易把弗朗西斯的手扯下来,喘了几口气,“你们胡说什么。”

       弗朗西斯又不放弃地继续勾上去,“我说你这小子眼界挺高啊,居然看上了埃德尔斯坦家的小少爷,还是咱们国的次席向导。”

      “次席向导?俺就说为什么基尔一直不找个伴侣呢,原来基尔的要求那么高啊。”

       基尔伯特皱起眉,“那是谁啊?”

       弗朗西斯更乐了,他说:“你该不会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看上他了吧?这算什么?哨兵与向导之间天生的吸引力?不对啊,应该是向导对守卫来说难以抵达的致命诱惑?”

       基尔伯特一副放弃和弗朗西斯交谈的表情,“我又不是你。”

       弗朗西斯顿时像被戳中了痛处一般沉痛地叹了口气,“说起来我其实挺喜欢他的,长得那么好看,可惜追他的哨兵都可以从E国的东面排到西边,人家还哪里看得上我这个小小的向导。”

       基尔伯特其实还是有点不明就里,他和罗德里赫的前两次见面里就没有好好地打过招呼介绍过彼此,他有点拿不准罗德里赫有没有自我介绍过,就算有,他也忘了,所以他在听到弗朗西斯提到埃德尔斯坦家的时候并没有和罗德里赫的脸联系起来,不过在弗朗西斯边说边瞟罗德里赫的动作里,基尔伯特还是知道了弗朗西斯口中的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小美人是谁,但他并不想在罗德里赫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他说:“也是,马修能看上你这个小小向导我都怀疑是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当然是哥哥的魅力无限大吸引了小马修啊……”

       知道接下来又是新一轮的秀恩爱,身为单身狗的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连忙扑上去捂住弗朗西斯的嘴巴,捂得他险些窒息。

       他们三个人闹的动作有点大,虽然也只影响到了旁边几桌的人,但罗德里赫依然敏锐地捕捉到了空中那波动的情绪,他看过去,静静地看他们打闹一阵,并没有去打扰。然后,他的咖啡上来了。

       再然后,他突然想上去弹奏一曲。

       等罗德里赫与基尔伯特正式地见一面的时候,罗德里赫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基尔伯特的精神好了不少,触丝也不那么混乱急躁了,应该是找向导疏导过。罗德里赫想起了那天的三人中,就有一人是向导,而那个向导是他认识的,是他的下属马修·威廉姆斯的配偶。罗德里赫在想到配偶这个词的时候是有点别扭的,在他的观念里,一直都是哨兵与向导这样的配对组合,就算不是这样,也应该是和普通人。弗朗西斯和马修是E国第一个受理的双向导组合,虽然A国在几年前有了个双哨兵的先例,但那怎么说也是别国的事,看看热闹也就好了,结果当这事落得自己身上时,圣所的一群人就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

        关于他们两人的申请是否批准罗德里赫是有参与的,因为马修是他的下属,虽然他在接到会议通知和内容时才恍惚想起有这么一个人。明明是个存在感那么低的人,有一天居然做出了一个震惊世人引人侧目的决定。而会议开始前几分钟罗德里赫被他高声喊住,对方没有把话说完,但罗德里赫已经知道他想表达什么,罗德里赫对他点点头,进了会议室。

       作为个保守派,罗德里赫是准备投反对票的,但他想起了他向来温和安静的下属眼中的坚定无畏与无悔,到了嘴边的话出口却变了一套说辞,惊得对面的伊丽莎白瞪大了眼睛看过来。

       他说:“我同意。我同意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和马修·威廉姆斯的结合申请。”虽然,他们并不能真正结合,因为向导与向导之间精神排斥。

       真好啊,罗德里赫其实是有点羡慕的。

       这一次的见面罗德里赫也没看出基尔伯特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就只跟他说如果不能建立精神屏障,就要时常进行疏导,不能让东西过多过杂地堆到精神层面上,这种事情谁都吃不消,并且他表示他可以替基尔伯特多留意合适的单身的伴侣,他想了想,加了句,如果你需要的话。

        基尔伯特有点兴致缺缺,这些话经常有人对他说但他都没当过一回事,他一直觉得他的精神世界,哪怕只是表层都好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私人空间,他一点儿都不想让人进去,就算是弗朗西斯,也是基尔伯特到了极限的时候才会找他。

       罗德里赫看出了这一点,因为基尔伯特从没压抑自己的无聊与厌烦的情绪,被这些扰得罗德里赫也觉得有些烦,他吞下一口咖啡,平日里觉得丝滑柔软的液体在这一刻居然有点难以下咽。

       基尔伯特低头看了眼手表,问道:“埃德尔斯坦先生,”是的,他现在终于知道罗德里赫的名字了,从他弟弟的口中,也知道了罗德里赫的身份地位和行事方式,从弗朗西斯口中。“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我的上班时间到了。”


TBC

评论(4)
热度(12)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