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普奥】Unvollständig 05

写这章的时候就和我的机子一样卡,我已经不想去算码字的过程中到底死了多少次机了,其实死机也就算了,但是你能在我保存过后才死机吗?!

伊莎神助攻!虽然她之后可能会悔得肠子都青了23333

嗯,没错,普奥的实质性发展又要等到下一章了!

话说电脑和手机的排版真的不一样,手机上看好不整齐,看得我好难受谁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一如既往OOC


       第五章


       罗德里赫收到了来自马修的新婚礼物,是A国盛产的果酒,被包装得花俏,色彩斑斓,一看就让罗德里赫没有想喝的欲望,也不知道是谁的品味。似乎他还给了其他同事一张某家酒吧的会员卡,这是他从伊丽莎白那得知的。

       伊丽莎白是他的哨兵搭档,虽然大家都把他们两个看成一对准结合的哨兵向导组合,但罗德里赫并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对他来说,伊丽莎白和他适合度与其他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比起其他人,他更熟悉伊丽莎白,所以当伊丽莎白问他要不要和她做搭档时,罗德里赫同意了。

      “喏,给你,不过你也不需要吧?”伊丽莎白用手指夹着一张卡片甩给他,“马修送的,我猜他也没给你。”

      “什么?”罗德里赫下意识接过来一看,是一张会员卡,暗红的底面,左侧边角印刻着带刺的细长枝桠交缠,一朵绽放的蔷薇开得放肆尽意,舒展的花瓣几乎占了大半张卡,花体的Rose线条缱绻,在边缘处戛然而止,像是说不尽的暧昧情意。

      “一个酒吧的会员卡,我一直听说那个酒吧不错,要不我们去那看看?”

        罗德里赫皱眉:“你一个哨兵去那么吵闹的地方不太好吧。”

      “所以我才叫上你的嘛,有你这个向导在,我还怕那些东西扰乱我吗?”

       罗德里赫直视伊丽莎白,似乎想从她脸上找出她的真实想法,但他们毕竟不是结合的哨兵与向导,精神不共享,不说伊丽莎白作为个次席哨兵自身构建的精神屏障有多坚固,罗德里赫本身也没有擅自进入到别人精神领域的癖好。

       伊丽莎白一脸坦荡,被看得久了才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尖,她按住罗德里赫的手臂,凑过去小声说:“你就陪我去吧,罗迪,其实我看上了那里的一个帅哥哟。”

       罗德里赫忍住了扶额的冲动,直到和伊丽莎白两个人走到了酒吧门口都没鼓起勇气问到底是她看上了那个帅哥,还是她替别的男人看上了那个帅哥。

       伊丽莎白倒是没留意到罗德里赫内心的百转千回,她熟门熟路地拉着罗德里赫来到一个位置上,指着吧台上的一个人说:“就是他,等他转过来你再看看他的脸,长得实在是很不错啊,多适合……”伊丽莎白说到后面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而罗德里赫也不想去听。在吧台的另一边忙碌的白发调酒师转过身来的时候,罗德里赫愣住了,。

       是基尔伯特。他上身穿着件白衬衫,袖子被挽到了手肘处,扣子解开了上面两粒,结实的胸肌半遮半掩。他站在酒吧偏暗的角落,彩色的灯光只有少许打在他身上,衬得他猩红的双眼更加璨璨生光。

       作为个只有视觉觉醒了的守卫,酒吧这种人多喧哗浮躁的地方对他的影响不会向对哨兵向导那么深,但在黑暗的环境里不停闪烁打转的镭射灯对他敏锐的视觉的伤害又比那些可以自己建立精神屏障的哨兵向导大得多。罗德里赫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前几天见到他时干干净净的精神世界现在一定又是一团糟了。

       自找罪受!

       可基尔伯特似乎毫不在意,他可以从一堆的瓶瓶罐罐中准确地找到他所需要的,稳稳地倒进容器里不会多一滴也不会少一滴,手法娴熟,变化的花样看得人应接不暇,配上他那张脸,确实是种视觉上的享受。

       伊丽莎白问他:“怎样?长得不错吧,你喜欢吗?”

       罗德里赫推推眼镜应答如流,“不喜欢。”他早该知道的,一直以来伊丽莎白干这种事还少吗?

       伊丽莎白小声嘀咕着:“不对啊,你不就是喜欢这样的吗?”

       这回罗德里赫听清楚了,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时候还是假装没听到比较好。

       伊丽莎白似乎并放弃的打算,“你说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罗德里赫注意到她那句话并没有主语,镇定地回答:“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就过去吧。”

       伊丽莎白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她理了理长发,再摸平了裙子上的褶皱,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她站起来冲罗德里赫眨了眨眼就走过去了,双手交叉撑在吧台上,笑靥如花地对基尔伯特说了几句话,再侧了侧身指了指罗德里赫的方向。罗德里赫发现基尔伯特看过来了,就那么直直地看过来不带一丝掩饰,看得罗德里赫有些发寒。

       罗德里赫觉得自己不应该就那么放伊丽莎白一个人过去搭话的,他在思考他现在能不能在基尔伯特的眼下偷偷离开,他很清楚伊丽莎白会说些什么,不管是真是假,那些话都会他觉得有些难为情。

       幸好基尔伯特只是扫了罗德里赫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继续和伊丽莎白交谈,压迫感骤减让罗德里赫暗地里松了口气。随后伊丽莎白就带着两杯酒回来了,她将其中一杯递给罗德里赫。

       罗德里赫接过来,在酒吧昏暗的光线下他并不能很好地辨认酒的颜色。伊丽莎白看到罗德里赫没有喝的意思,笑着催促道:“怎么不喝?人家特地给你调的。”罗德里赫一愣,伊丽莎白笑得一脸促狭,“他说啊,这个酒的名字叫做‘der Edelstein’”

       der Edelstein,宝石。

       同时Edelstein是他的姓氏。

       罗德里赫一时有点拿不准基尔伯特这是什么意思了,而伊丽莎白似乎和她朋友有约,和他敲了敲酒杯就离开了。 他抬起头看向基尔伯特,基尔伯特正把一个调酒器抛向空中再轻松接住,脸上的表情带着懒散和自信。罗德里赫觉得有些口干,他握紧酒杯将所谓的“der Edelstein”一口喝下,他知道酒不应该是这样的喝法,但他忍不住。忍不住什么?罗德里赫也有点困扰,却没有时间去思考,他站起来朝基尔伯特走去。

       就算是鸡尾酒度数不太高也经不住罗德里赫刚刚那么豪迈的喝法,他觉得有些头晕,他想,天,该不会是醉了吧?等等,我不应该过去的,天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事情!但他依然继续向前走着,走到基尔伯特面前,目光朦胧又粘稠地看着基尔伯特,罗德里赫舔舔下唇,嗯,伊莎说得没错,基尔伯特确实是他会喜欢的类型,虽然他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罗德里赫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触丝,他感受到它们缓缓却坚定地向基尔伯特伸去,瞬间就被基尔伯特那杂乱的精神世界给弄得更加头晕。

       基尔伯特就这样站在任罗德里赫盯着他看,任罗德里赫把他的精神触丝伸进来,或许是他根本就反抗不了一个次席向导强大的精神力,可就是那么强大的精神力,基尔伯特也没有感受到一丝不适,他只觉得一阵清风拂过,柔和舒适。

       接下来他听到罗德里赫说:“谢谢你的酒,作为回报,我给你做一次精神疏导吧。”一开口是刚刚他调出来的酒香,被酒浸过的嗓音比往日听起来有些低软,像是根羽毛轻轻地挠了挠他的心尖。

TBC

评论(27)
热度(13)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