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普奥】Unvollständig 06

其实每次卡文的时候我都希望有人陪我叨嗑,感觉叨嗑着叨嗑着就没有那么卡了(什么怪癖)但是没有人……OTZ所以我只能一直卡着了。

我说有实质性的发展就有实质性的发展!其实现在连一半似乎都没写到啊我都想完结了。

难得爆了字数但还是没到三千OTZ

至于OOC,我就不说话了(手黄再)有人愿意陪我深入探讨下这个问题吗?

第六章

       如果不是罗德里赫的表情和说话内容过于一本正经,基尔伯特都快以为这是灯红酒绿的声色场上的挑逗搭讪,基尔伯特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回绝起来也是干净利落不留余地,他在私生活方面一向是和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划清界线,在他们高举酒杯醉醺醺地窝在温柔乡的时候,基尔伯特总是不屑地“哼”一声,收拾东西回家。弗朗西斯在身后嚷着“小基尔你去哪啊又回家啊,你弟弟都是大人了哪还需要你每天哄着睡觉啊?”基尔伯特给他的回应是一根竖起的中指。

       而罗德里赫那泛红的脸颊,基尔伯特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那艳红几乎要渗进毛孔里,又让基尔伯特觉得罗德里赫的话并没有那么简单。基尔伯特想自己应该像以往拒绝别人一样拒绝罗德里赫,他说:“你醉了。”

       罗德里赫瞪大了眼睛,在基尔伯特以为他会像许多喝醉了的人一样说出什么反驳的话,结果罗德里赫歪了歪头,冲基尔伯特一笑,嘴角勾起,带起了春风。他说:“嗯,是的。”

       意外的坦诚让基尔伯特不知该怎么接口才好,他顿了一会儿说:“我还没下班。”

       这话听起来就有点欲拒还迎的意味了,到底是一种委婉的回绝呢,还是一种含蓄的邀请?而对知道基尔伯特真实身份的人来说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拒绝的回答。

       是的,这间酒吧和那个咖啡厅一样是基尔伯特和他的两个朋友开的,作为三分之一的老板,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上下班时间。

       但是罗德里赫也没想太多,或许他现在已经想不了太多了,他说:“没事,我可以等你。”

       坐在旁边围观了全过程的安东尼奥“噗嗤”就笑出了声,在基尔伯特瞪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推开吧台的挡板走进吧台里,在下面的暗格里摸索一阵,把几把钥匙拍在基尔伯特手上挤眉弄眼道,“哟,多好的机会可不要错过啊,人家醉了,你就送他上去休息下,这里我看着,小基尔别害羞,不过是个精神疏导,又不是要你……”

       基尔伯特抬抬眼皮没给安东尼奥一个正眼,他问罗德里赫,“喂,你能自己回去吗?”

       罗德里赫于是重复了一遍:“我等你。”

       “……”基尔伯特知道跟一个醉鬼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他以前都是直接把人扔出去,但是……基尔伯特从罗德里赫不算太宽的肩扫视到没入阴影里的半个腰。这个小少爷应该禁不起这样的粗暴对待吧。

       最后基尔伯特还是决定带开罗德里赫,免得他一直呆在吧台旁边,基尔伯特看着他时不时眨着的眼睛,好像是强睁着似的。基尔伯特把钥匙塞回安东尼奥手里,推开他走出吧台,按住罗德里赫的肩说:“我先带你上去休息下,等我下班了再说。”

       罗德里赫歪歪头思考了一下,或许他只是在消化基尔伯特这句的话的意思,他说:“好。”

       得,现在说话都有点飘了。

       基尔伯特在二楼有个专有的房间,他把罗德里赫带到那里。他把罗德里赫摁坐在床上,说:“累了睡一下,我还有几个小时才下班。”

       罗德里赫难得乖巧地点点头:“嗯。”他停顿了下又补充句,“等你下班后我给你做一次疏导。”

       基尔伯特觉得这个小少爷实在是固执到不可理喻,他有些不耐烦地应着,他觉得自己只是给客人调了一杯酒这种分内事,怎么就能得到次席向导的一次精神疏导作为回报。

       能力越高的向导疏导能力就越强,而以给哨兵守卫做疏导为业的向导伴侣的能力一般不是特别强,有时甚至是聊胜于无的效果,但就算是这样,那个费用也很昂贵。请一个次席向导?怎么得倾家荡产吧。结果基尔伯特只是付出了一杯酒的代价,让他不免怀疑罗德里赫是否还有别的企图。

       其实这中间有个误会,那杯酒是伊丽莎白让基尔伯特调给罗德里赫的,基尔伯特想起罗德里赫的姓氏是埃德尔斯坦,刚好有种鸡尾酒名字就叫“der Edelstein”基尔伯特就调给他了,而罗德里赫听伊丽莎白煞有介事的语气,以为是基尔伯特特地调给他一个人的,加上酒精的作用头脑一热就走过去了,在开口前也费了他当时不太灵敏的大脑去思考应该说些什么,按照他以往的习惯,应当是要礼尚往来,可自己可以给他什么呢,或者他需要什么呢?然后自己的精神触丝就有点不太受控制地向基尔伯特伸去,被基尔伯特精神世界的混乱给冲击到了的他恍恍惚惚地想着,自己或许可以替他做一次疏导呢。于是他开口了,并且固执地要将自己这份所谓的回礼送出去,他多少感受到了基尔伯特的不悦和不耐烦,但他就是不肯退让一步,像是差点溺在汪洋大海里的人发现了一根浮木一般抓住不松手。

       然后基尔伯特也没有继续理会罗德里赫就下去了,他本来想就这样扔罗德里赫一个人等他酒醒了后自己回去,但在他准备回家时才想起他的东西落在了二楼的房间里,只好折回去。

       基尔伯特一进门就看到倒在床上睡得正香的罗德里赫,大概是在睡梦中觉得冷,又摸不到被子,身体有些缩起来。基尔伯特眼尖地发现自己要找的车卡放在床的另一边,因为床一面是靠墙的,基尔伯特只能单膝跪在被罗德里赫空出的位置,半撑着伸手去拿,车卡被扔得有点远,基尔伯特要低下身去才够得着,在基尔伯特的指尖刚碰到卡面的时候,他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胸肋处,还在缓缓移动。他低下头去,发现是罗德里赫的手。

       罗德里赫怕是被他的动作给弄醒了,但眼睛还没有睁开,似乎又没清醒过来,只是本能地在寒冷中去靠近热源。

       基尔伯特按住罗德里赫的手准备把它们给扯下去,没想到反被罗德里赫扣住,一个重心不稳向侧边倒去。

       这个瘦弱的小少爷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基尔伯特贴着罗德里赫额头,盯着近在咫尺的脸这么想着。

       突然被基尔伯特差不多半个身的重量压着,罗德里赫就算睡得再死也醒了,他皱着眉头,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眼睛缓缓睁开。

       还没来得及撑起身的基尔伯特就那么猝不及防毫无阻拦被望进了罗德里赫的眼睛里。

       罗德里赫早已把眼镜摘了下来,那紫色翡翠一般的双眸带着无法准确聚焦的茫然,基尔伯特甚至看到了里面缓缓流淌的水流,宛转氤氲,像是要把他窒息在其中。

       两个人保持着奇怪却又亲密的姿势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罗德里赫被基尔伯特的手肘抵得不舒服往旁边挪去,基尔伯特才如梦初醒般起身,而罗德里赫似乎还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基尔伯特?”

       “啊对,我……那个……你……”基尔伯特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你下班了?”

       “嗯。”基尔伯特觉得自己似乎是移不开目光了,他带着他所不知道的有些贪婪的眼神看着罗德里赫的双眼。没有了镜片的遮挡,就算有些距离,但对基尔伯特的视力来说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被紫色包裹着的黑色瞳孔。

       他想,这双眼睛,可比弗朗西斯那家伙收藏已久的那个紫宝石要好看得多。

       罗德里赫已经坐了起来,伸手扣住了基尔伯特的两个太阳穴,哪怕被基尔伯特的手蹭得有点热,却也还是凉凉的触感让基尔伯特下意识躲避。

      “别动,我给你疏导。”罗德里赫举着手举了一会儿就手酸,便说,“你要不躺下来吧。”

      “躺哪?”基尔伯特呆愣着发问。

       罗德里赫被逗笑了,他说:“这里。”他偏头示意着他旁边的位置。床其实是双人床,罗德里赫占了一半还有另一半。

       基尔伯特依言躺了上去,顺从地让他自己都不可思议,事后他回忆起来都把这归于次席向导强大的精神控制力,而坚决不承认是看罗德里赫看得呆了。

       罗德里赫拍拍基尔伯特的脸颊,“靠过来点。”基尔伯特照做了,罗德里赫继续把手放回到基尔伯特的头两侧,温和地伸出自己的精神触丝进入基尔伯特的精神表层,他也知道贸然进入他人精神世界的深处是不礼貌的行为。

       基尔伯特抬眼就可以看到罗德里赫半垂下的头,从那撮一直不服帖的呆毛到宽阔的额头,鼻梁上长年架着副眼镜留下了两道难以察觉的痕迹。基尔伯特想,摘了眼镜的小少爷看起来平易近人了些,整张脸的线条都柔和了不少,让他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下来。至于那双眼睛,基尔伯特倒是不太敢去看了。

       那双眼,一定有着某种魔力。

 

TBC

评论(29)
热度(20)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