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普奥】Unvollständig 07

这篇文我想大改来着,但在想好怎么改之前还是继续写着吧。

我觉得它快要完结了……


第七章

       给基尔伯特做完精神疏导后罗德里赫又倒下去睡了,精神触丝收回地有点突然,扯得基尔伯特有几分疼痛,本来快要睡着的他睁开眼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就看见了歪歪扭扭地靠在床头并且还有向下滑趋势的罗德里赫,基尔伯特无奈了,他扶着罗德里赫让他平躺在床上。他不知道罗德里赫家住哪,就打算让他在这里睡一觉,等真正清醒过来后自己回去。

       基尔伯特拿好东西,准备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罗德里赫又缩成了一团,才想起要帮他盖下被子,又折了回去。

       第二天早上罗德里赫醒来后一开始也没发现哪里不对,他起身摸到床头柜子上的眼镜戴上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他的房间,他揉了揉眉心努力回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罗德里赫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哪怕是喝得有点醉了,昨晚的回忆慢慢被唤醒涌回他的大脑的时候,他的表情,无可抑制地僵硬了。 

       天!

       如果不是太损形象了,罗德里赫现在十分地想撞墙。

       喝酒太误事了!

       藏在手掌阴影下的紫色双眼中有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

       希望基尔伯特没有误会才好。等等……误会什么?

       罗德里赫在思考到这里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上面肌肤洁白纹路清晰,指甲被修剪得圆润平滑,是一双很平常的向导的手,可身为次席向导的他很少主动为别人做精神疏导,除非是工作需要,毕竟做一次疏导也会消耗向导的精神力,他也不是个古道热肠的人,可为什么这次……就为了一杯酒?这可是不划算的交换啊罗德里赫。

       更深层次的东西罗德里赫不是想不到,他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和基尔伯特见面的次数不过五次,虽然他的确是喜欢那种长得好看又能给人带来安全感的男人,基尔伯特看起来也不像是私生活混乱的样子,让人很放心,但就仅仅是这样他就喜欢上了基尔伯特吗?罗德里赫之前也有遇见过符合这些标准的哨兵,可对他们也就止于欣赏的地步了。基尔伯特身上到底还有什么特质吸引了他的目光,罗德里赫也想不明白。

       他……他是个守卫啊……

       罗德里赫的肩膀有些塌下来,他并不是对守卫有什么意见,但依照一直以来的惯例,向导是不能跟守卫结合的,本身向导就是稀缺人员,怎么可以浪费在觉醒不完全的守卫身上呢?更何况罗德里赫作为次席向导,单从级别上来看他都不应该也不会和一个守卫结合。

       他叹了口气,想着这事儿干脆就那么算了,冲昨天以及一直以来基尔伯特对他的态度,估计对他没什么特别的好感。

       或许自己对基尔伯特只是一种错觉也说不定。

      当天他上班理所当然地迟到了,所幸塔在这和平时期工作量也不算特别多,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大家平日里也都会浑浑水摸摸鱼,因此也没人对罗德里赫的迟到一个半小时有什么微词。

       倒是中午快下班的时候伊丽莎白过来找他的时候揶揄了几句。

       “我大早上的来找你,你居然不在,昨天我离开后你究竟去干了什么呀?”

       罗德里赫清咳了声,一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样子,他说:“有什么事么?”
       伊丽莎白也没有为难罗德里赫,她把一个文件放到罗德里赫桌子上,“上头给下来的,说要我们中间的几个人去一趟A国,目的是什么还没说,我可不会认为那是带薪度假啊,你有兴趣去吗?”

       “什么时候?”

       “没那么快呢,少说也得是两个月后啊。”

      “再说吧。”罗德里赫收起文件。

      “嘿,罗迪,下午看样子也没什么事情,我们翘班吧。菲尔德侯爵太太邀我今晚去参加她的舞会,我还没想好要穿那件礼服去,你来我家帮我挑挑看吧,顺便跟我一起去了,我缺个舞伴。”

       “尊贵的海德薇莉小姐,你会缺舞伴么?你只要往那边一站,哪怕是隐蔽的角落也会有无数的贵族前来邀约啊。”

       伊丽莎白噗嗤一声笑了,她说:“罗迪,你就别打趣我了,那些贵族做作得我想踩他们的脚!对了,她也邀请了瓦尔加斯家的那两个孩子,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难得你不想念他们?”

       罗德里赫叹气,他说:“好吧。我陪你去。”

       晚上舞会罗维诺还是没有来,他一向不喜欢参加舞会,他的理由是“他怕他看到那一张张虚伪的笑脸会忍不住打上去”。毕竟普通人以及不能建立精神屏障的哨兵向导的想法对于向导来说是一览无遗的。而见到陪同费里西安诺而来的路德维希,罗德里赫也没有太惊讶,在他与费里西安诺时不时的通话中,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费里西安诺对路德维希的喜欢,从那欢呼雀跃并且甜蜜的语气中。

       虽然在罗德里赫的脑海中他们结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他完全没想到会那么快到来。

       伊丽莎白在和罗德里赫跳了几支舞后就转身去找她的好姐妹了,费里西安诺看见罗德里赫独自一人就带着路德维希凑上来,说要和罗德里赫到阳台去谈谈。罗德里赫同意了,他瞥一眼路德维希的时候觉得这个哨兵的脸似乎绷得比平时紧了点,耳朵还有点泛红,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丝紧张的情绪。错觉吧。罗德里赫那么想,但费里西安诺的一句话就粉碎了罗德里赫的这个想法。

       费里西安诺扬起个大大的笑容,说:“我要和路德结婚了!”

       路德维希在一旁纠正,“是准备。”

       罗德里赫也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个结果,也不打算去阻挠,从费里西安诺的话语里,他觉得路德维希是个可靠的人,不管是作为个哨兵来说还是作为伴侣。

       “你们提交结合申请了吗?”

       路德维希回答道:“还没有,打算明天去填写。”

        “好,如果你们急的话,我去圣所那说一声,让他们优先处理你们的申请。”罗德里赫看着他们两个人,笑着说:“祝你们幸福。”

       费里西安诺上前几步抱住了罗德里赫,“谢谢!你也要幸福啊罗德里赫哥哥。”

TBC


评论(11)
热度(11)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