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林敬言生贺】【林方】年华正好

老林生快www!!

我觉得我每次写生贺都是赶在最后一刻之前,但好歹还是赶上了OTZ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文不对题,毫无逻辑可言OTZ

夏天的太阳热辣辣的,晒得人一身汗。方锐躲在墙角的阴影处,他探出半个身子去,看见林敬言缓步走来的身影,白色衬衣黑色裤子,衣角带风,悠哉得好似闲庭信步,视头顶的烈日于无物。方锐又缩了回来,凭借自己5.0的好视力目测了下距离,再发挥自己理科生的特长,结合对林敬言的了解,估算了下林敬言走到他旁边的时间。方锐深呼吸。

一、二、三。

方锐蹦跶出去,结果因为太高估了自己的学渣体质,他没有很好的计算好时间,一把撞上了林敬言,额头磕额头,鼻尖碰鼻尖,一下子还把林敬言的眼镜给撞歪了。

林敬言从晕头转向中回过神来,扶正眼镜,端详起来人,“哟,是方锐啊。”

方锐正哀嚎着这里揉揉那里摸摸,听林敬言叫他的名字立马恢复正常,“嗨~老林!”这招呼打的就跟平日里偶然遇见没啥两样,完全看不出他是刚刚那场事故的主要肇事者。在林敬言说出下一句话之前,他张嘴就说:“林大大生日快乐!我特地在这里等你就为了祝你生日快乐刚刚有没有感到惊喜啊!不过你又老一岁了别那么快有皱纹啊。”

噼里啪啦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拿错了隔壁黄少天的剧本。

林敬言直逼重点:“礼物呢方锐?”

方锐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那么问,笑嘻嘻不慌不乱,“有我方锐大大的祝福还不够吗林大大你好贪心!”

林敬言见招拆招,“怎么可能够,就一句生日快乐哪里能让我感受到方大大对我情意啊。”

方锐笑得见牙不见眼,他张开双臂,“那加一个爱的抱抱够了吗?还不够的话,就再给你一个……”

不远处树上的知了一个劲地叫个没听,拖上了音调听得人更加烦躁,空中沉闷地不夹带一丝清风,树叶也沉重得动不起来。

可方锐很开心,开心到要飞起来。

那一年他尚未满十八岁,所有的忧愁挫折都与他无关。

 

林敬言和方锐住在同一个小区里,打小就认识,林敬言比其他孩子年长些,一直充当着哥哥的角色,或许就是那多吃的几年盐,让他身上的兄长光环更耀眼了些。

这样温柔体贴聪明还能帮自己出头的才算是好哥哥啊!小区里某对双胞胎中的弟弟语。

方锐从小就莫名地黏林敬言,从粉嫩嫩的孩童时期就一口一个“林哥哥”叫得甜,到后来觉得不够亲密不足以彰显他们关系之铁改叫了“敬言哥哥”,再后来到了青春叛逆中二期,眼睛都长在了头顶上不管天高地厚,在网游里被林敬言开着个流氓虐个半死,瞬间五体投地抱上大腿。

林敬言从电脑后面探出个头来,笑得一派斯文,“方锐啊,别老是对着电脑玩游戏,伤眼睛。”

方锐回应得也快,“好的林大大!没问题林大大!”

不过林敬言在这方面并没有个方锐树立好榜样,他问方锐要不要和他一起组个组合。

方锐看了眼屏幕上仙风道骨的气功师,点头说好啊,我们两个人联手一定打遍天下无敌手!他第二天就暗搓搓地给自己买了张新卡,从新手村开始练起,一个月后林敬言看见那个小盗贼时难掩满脸的惊讶。方锐倒是得意洋洋,他按按键盘,让屏幕里的盗贼和流氓更靠近了些,“你看多般配啊。”边说边截了个图,“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林敬言扶额,表示他想静静,对,是想静静,不是敬敬。

而像是为了印证方锐的话,别人称他们为“犯罪组合”,却是后话了。

 

林敬言比方锐大三岁,不尴不尬的差距,恰恰是一条代沟的距离,谁也不知道那沟有多宽有多深,而林敬言和方锐并不受它的影响。

林敬言在放学后的路上看见了背着背包蹦蹦跳跳的方锐会停下自行车问要不要载他回去,后来演变成方锐只有要一看到林敬言骑着车停在他身边就欢呼雀跃不等林敬言开口就窜上了后座,一路引吭高歌任林敬言摇摇晃晃载着他回家。

方锐一手拽着车座,一手戳了戳林敬言的腰侧。

林敬言怕痒这件事情方锐是知道的,被林敬言欺压得狠了的时候方锐就魔爪一伸,正中目标,那叫一个快准狠,让林敬言好不容易板起的脸破了功,他一边推拒方锐的手,一边钻空子去反击,笑得满面春风。

可现在并不是平日里打闹的场合,林敬言当即车头一歪,差点撞上路旁的树,一个急刹车,方锐因为惯性重重撞上了林敬言的后背,鼻子都差点被撞歪了。好在林敬言车技不错,立马转了回来,向前骑了几步,他说:“方锐,别闹,骑着车呢。”

方锐晃着两条腿,鞋尖蹭着地一路滑过,被林敬言说了才缩了缩脚。“老林,你这么怕痒,以后怕老婆啊!”

林敬言说:“方锐啊,你这么不怕痒,以后谁嫁了你谁倒霉。”

方锐表示不服,如果不是坐在林敬言的自行车后面,他都要跳起来和林敬言掐架。没等他引经据典来反驳,林敬言就说:“方锐,抓紧了啊,下坡了。”

在人少的下坡路段林敬言喜欢不刹车就那么顺着地心引力向下滑去,快速移动带来的风让人感到一阵舒爽,额前的刘海被吹得全向后扬起,凌乱成一个搞笑的造型。上衣鼓起来扑在方锐脸上,糊了方锐满眼的白色。

他迷迷糊糊地想,那些小女生看的小说里说什么衣服上清新的洗衣粉味道都是骗人的。

特么满鼻子都是汗臭味!

林敬言家和方锐家不在同一栋楼里,林敬言先把方锐送到楼下,一停下方锐就跳了下来,他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拍拍林敬言的肩,“辛苦了林大大!”

“不辛苦不辛苦,为了方锐大大。”

“可惜林大大上了高三住校以后就少了好多为我效力的机会了啊!”

林敬言抬手扒拉了下自己翘起的刘海,“没事,我还有别的可以为方大大效力的机会。”

“是什么?”方锐好奇。

林敬言淡淡地回答:“补习。例如你的数学。”

方锐登时哀嚎,“别啊老林你饶了我吧!我现在看到数学就头痛,不对我听到了都头痛,这不,哎呦,我的头好疼啊。”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

林敬言也乐于陪方锐演,他皱着眉作心疼状,两只手摁上了方锐的太阳穴,“哪疼呢?我给你揉揉。”林敬言的力度掌控得很好,按得方锐舒服得整个头皮都发麻了。给方锐放松完了,林敬言说:“方锐啊,你今年初三了要好好加油啊,想好考哪所高中了没有?来我这儿怎么样?”

方锐撇撇嘴,不买账,“去你那干什么,等我考进去你都上大学去了。”

“嗯……好歹跟我在同一个学校呆过?”

方锐翻了个白眼,兴致缺缺。

 

最后方锐还是上了林敬言那个高中,在高三的最后时段没日没夜奋斗的林敬言不会知道方锐也是同样拼了命学习,毕竟那是所重点高中,每年招生人数有限,让无数人挤破了脑袋。

而林敬言考去了Q市的大学,他向往那所大学的某个专业许多年,终于得愿以偿。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林敬言还不慌不忙,他搅动着碗里的瘦肉粥,青色的葱花在白色里沉浮,他用勺子盛了,轻轻晃了晃散去热气,再喂进了自己嘴里,一侧头就能看见方锐坐在房里不停甩动鼠标刷新页面。他说:“方锐,你急什么?出来的是我的成绩又不是你的。”

真是难得的操心。

方锐入学那天天气正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九月夹在夏秋之间,空气中的沉闷不减,偶尔的吹拂过来的清风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方锐踩着林荫间被前人踏出的泥泞小径,泥土上还落着几片嫩黄的叶子,还没有干枯,踩上去什么声音都没有,软软的。他扶着一旁纤细的树干,借力迈上了小坡的最高点,在横斜逸出的枝干间,凉亭翘起的飞檐若隐若现。他拍拍手,靠在亭子的柱子上。阳光找到浓密的树叶间的一丝空隙,便见缝插针般落了下来,恰好打在方锐半睁不闭的眼睑上,方锐还是觉得有些刺眼,他侧了侧身子闪过了那束阳光。

真是的,明明有台阶干嘛走小路?

方锐伸了个懒腰。

这条小径林敬言跟他提过不止一次。

台阶的起点离林敬言的课室有点远,通常为了节省时间林敬言会抄这条小路上去,校内小小的山不高,却也能居高临下地俯瞰整个校园。这里安静,风景又好,林敬言喜欢来这里看书。

方锐四处张望了下,整个校园的风景尽收眼底,往远点望去,还能看见绕着学校半圈的河流,河面闪着银白的光亮。

他是第一次来这里,顺着林敬言跟他说的路线,一步一步地走过林敬言走过的路,看林敬言看过的风景。方锐想起他报道时看见校道旁贴着的高考喜报栏,林敬言的大头照贴在红色的背纸上,下面好几行的介绍,方锐仔仔细细地看过那些字,视线又回到了林敬言的照片上。

林敬言很上相,照片永远比真人好看得多。他浅笑着看镜头,神色温和,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说不出的温文尔雅。

方锐深呼吸。

这是你呆过三年的地方啊。

 

对于自己喜欢林敬言这一事实,方锐没做多少思想挣扎就接受了。彼时他刚在旅店的浴室洗完澡,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水珠从发梢滴下,落在肌肤上滑下一片凉意。

林敬言坐在房间里两张单人床的其中一张上面,他从行李箱里抽出一条干毛巾,扔给方锐,“擦干了再睡。”

方锐接过来盖在自己头上,胡乱地揉着,“老林,我睡不着。”

林敬言手下动作一顿,“今天都浪一天了,不累吗?”

林敬言和方锐一个刚考完高考,一个刚考完中考,整个人在经历过高强度的奋战后松懈得不成样子。都中午了方锐还赖在床上和林敬言在QQ上抱怨,漫长的假期无所事事好生无聊。林敬言下一秒就发了个旅游链接,问他要不要去鼓浪屿。方锐对此表示喜闻乐见,说择日不如撞日小林子我们即日启程!

等方锐拉着行李箱和林敬言下了车来到目的地的时候才发现林敬言不是跟团游,两个人人生地不熟得拿着地图开着导航,这里划划那里问问,绕了好大圈才找到了落脚的旅馆。

方锐趴在床上抱着林敬言的平板看电视剧,毛巾还搭在头上没有拿下来,刚看了点就没电了,方锐撇撇嘴,接上电源开机还要几秒时间,他把平板摔在了床上,撑着脸看旁边靠在床头刷手机的林敬言,两人之间那顶白炽灯光线明亮,应该是刚换上去不久,刺得方锐眼睛有点痛。

他说:“老林,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私奔啊?”

林敬言头都没抬:“不像,怎么了?”

方锐看见平板已经开好了机,系统自带的屏保干净利落,方锐手指伸过去滑开自己先前看着的视频,“我现在看的这个电视剧里面就有这样的剧情,男女主借去旅游的名义私奔了。”

“哦,方大大这是在暗示什么吗?”林敬言调侃戏谑的眼神没有了镜片的阻挡就那么直截了当地投在方锐身上。

方锐不动如山,“哪里,林大大你看多了肥皂剧吧。”说得好像刚刚看得津津有味的人不是他一样,“哎呀,老林你的平板死机了!”

林敬言看了一眼,屏幕上女主突然定格,表情滑稽搞笑。“死机了就别看了呗。睡觉去。”

方锐难得听话地甩开平板,把薄被一拉,林敬言笑着走过去帮他把毛巾扯下来,关了灯后再躺上床,一个翻身就借着从没拉严实的窗帘透下的月光看见方锐睁着他那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让林敬言在半黑不暗的环境里打了冷颤。

“怎么还不睡?”

“老林我不困。”

“……”

“老林你陪我聊聊呗。”

“……聊什么啊?”

方锐蹭蹭蹭就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好像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在等林敬言的这句话,他清清嗓子,严肃地说:“老林,谈谈你的计划吧!”

“啊?”林敬言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大学的计划呗,说说看你打算做什么?”

“能干什么,就是学习打荣耀。”逛了一天的林敬言有点累了,他有些混沌的大脑没发给方锐更加深入且有意义的回答,好在方锐对他说得那些也不感兴趣。

“老林你谈恋爱吗?”

林敬言叹了口气,他摸到放在床头的手机,摁开锁屏,四个零排在一起,在黑夜里发着光,代表新的一天的来临。

那边的方锐还没打算放过林敬言,他继续说:“诶老林,你肯定没谈过恋爱,你看你几十年来都是孤身一人,会不会去到异乡在Q市的海风里,一转头就看到了个姑娘,那一个对视天雷勾地火,一见倾心,一眼万年……”天知道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跳得有多快,可林敬言却在那吐槽他是不是电视剧看太多了整个脑袋里塞满了不切实际的泡沫。

“老林你喜欢怎样的类型?你有没有喜欢过谁?”方锐一鼓作气把真正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深夜里安静地可怕,连辆驶过的车都没有,方锐数着自己的心跳,所以他清晰地感受到当林敬言轻声说出“方锐”两个字的时候心跳明显的停顿,方锐大气也不敢出,他下床走过去,想让林敬言再说一遍,在他的手还没有碰到林敬言的肩膀的时候,他才发现林敬言已经睡着了。

所以,刚刚那个到底是梦话呢还是……

方锐并没有摇醒林敬言问个清楚,他从林敬言手里抽出手机爬回了自己的床,他按开发现锁屏是荣耀的LOGO,滑开了发现屏保是方锐的盗贼角色和他的流氓角色的截屏,游戏的背景花花绿绿的一点也不够真实,但方锐觉得他现在的心情也是草长莺飞,春暖花开也不远了。

他想,他要给林敬言一场惊天动地的告白。

 

林敬言喜欢方锐很久了,从小时候就喜欢,当然了,还小的时候只是把他当弟弟那样的喜欢。他第一次见到方锐的时候方锐还是个白嫩嫩的小团子,整个手又小又多肉,林敬言一个拳头就把他的手包起来,这时方锐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眼珠子又黑又亮,像极了他最喜欢的那颗玻璃珠子。

后来方锐渐渐长成了个到处胡闹捣乱的熊孩子,做错了事眉头一皱,眼睛一眨,点点泪光闪着,让人忍不住就心软了,可他却莫名地听林敬言的话,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总是林敬言出来充当说教的角色。

林敬言说教完后还会问方锐一声“懂了没”。方锐都会歪歪头,一派天真可爱,他高声回答,“懂了,敬言哥哥!”声音脆脆的,后面的尾音拖得老长,都快把林敬言的心给喊化了。

林敬言小学毕业后他们就没有在同一所学校呆着了,虽然住得近偶尔上下学都见得到面,但方锐呆在林敬言眼皮子底下的时间还是挺少的,但是没关系,他们可以在网游里见面。自从林敬言在网吧里抓住了正在玩荣耀的方锐并且笑着拉方锐进了竞技场一顿好虐后,方锐就彻底抱稳了林敬言的大腿,不带撒手的。

再后来,林敬言去外省读大学,和方锐的联络还是一直保持着,三天一电话,五天一视频,QQ上的消息就没断过,被室友嘲笑说和女朋友都没有腻歪。

可以说林敬言经历了方锐的整个成长过程,可他还想继续下去,看着方锐变得成熟,步入青年,步入中年,再一点点变老的时候,还能和方锐一起比较谁的头发更黑一点。

 

毕业后林敬言留在了Q市工作,而方锐则呆在了H市。方锐趁着五一长假连夜飞到了Q市,因为飞机的晚点,方锐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多,林敬言去接他的时候他已经困到了不行,上下眼皮子打架,好不容易眯起眼睛看清楚了林敬言,又合了回去一步一踉跄地扑倒在林敬言怀里,弄得林敬言哭笑不得,等林敬言把方锐运回家,把一切处理妥帖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第二天林敬言是被方锐摇醒的,他揉揉眼睛,方锐刚刚猛地拉开窗帘让他一时适应不了光亮,方锐的生龙活虎让他不禁感叹年轻就是好恢复能力那么强。

方锐又折回到林敬言跟前,单膝跪上床,笑嘻嘻地对林敬言说:“老林,生日快乐!”

林敬言的眼睛还没适应,他只觉得方锐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他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的今天。

 

方锐怕热,所以他一直都不太喜欢夏天,特别是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但因为林敬言的存在,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可喜不少。

他张开双臂,抱住林敬言,声音里满是甜蜜与张扬,“……还不够的话,就再给你一个方锐大大怎么样?”

那时林敬言刚满二十一岁,而方锐还不满十八岁。

正是他们最好的年华。

END

评论
热度(22)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