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全职/肖翔接文】今天的老师们依旧闪瞎(五)

群内活动,送给三党们!高考马上就要来了中考也不远了,大家加油啊,预祝超常发挥WWW

一如既往地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拉低整个接文的水平请不要打我脸。

下一位是@琉夢莞晨-肖all大法好  请接好~

例行群宣~群号:69600942,并没有群任务和强制活动,大家开心就好,CP不逆不拆,同好一起来玩呀www

#5

孙翔宿舍的空调坏了,他晚上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随便走动下就出了一身汗,他用还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下巴上凝起的汗珠,然后把毛巾甩到床上,换好衣服把钥匙往裤袋里一塞就准备去肖时钦的宿舍蹭空调,爬楼梯爬到一半才想起这个时候肖时钦并不在宿舍,临近高考的这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会往教学楼跑,先在教室转一圈,然后就跟了一群来问问题的学生,肖时钦为了避免吵到其他自习的人,就把他们都带到办公室讲解。

意识到这点的孙翔只好转身下楼。

夏日里的夜也是闷热的,林荫小道上一点风也没有,孙翔捏了下自己已经被汗浸湿的发梢,“啧”了一声,等下回去又要再洗一次冷水澡了。

在路过饭堂的时候孙翔进去买了两杯绿豆沙,冰冻的,在路上他就把自己的那杯喝掉了,把杯子一捏,手一扬,就算在漆黑只有点点星光的夜里,以孙翔那极好的视力,还是能将塑料杯准确地扔进垃圾桶里,孙翔晃了晃手中另一杯绿豆沙,冰渣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听着就让人有一阵子凉意,他咽了咽口水,才忍住了把它喝掉的欲望。

这是孙翔买给肖时钦的,最近天气闷热,肖时钦忙起来又没有怎么注意,就上火了,前几天一起吃饭的时候还龇起了牙,因为嘴唇上起了几个泡,有时话说上唇碰下唇时都能皱起一张脸,看得孙翔都觉得自己的嘴巴开始疼了起来。

办公室里人多,空调开得很足,孙翔一推门,冷气迎面而来,让他顿时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肖时钦的身边围了一群人,时不时地有人对他的讲解提出疑问,孙翔听了几句没能听懂,就坐在一帮玩手机,人多他也挤不进去。

倒是肖时钦抬头时一眼就看见了他,孙翔一米八五的个子窝在空调下的小沙发上,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神情算不上专注,衣服的袖子被他撸到了肩膀处,长腿往前一伸,短裤随着他的动作又向上缩了一点,露出一圈划分黑白的界线。

肖时钦刚好讲完了一道题,他喝了口水开口叫了孙翔,孙翔立马从手机里抬起头来,正对上肖时钦的双眼,他发现肖时钦的眼睛有点红,他皱着眉拿起放在一边的绿豆沙走过去,发现了他的存在的学生们也自动给他让出了个道。

肖时钦自然地接过绿豆沙,用吸管的尖端刺破包装膜就喝了起来,天热冰融得也快,肖时钦喝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冰了,一吸上来全是绿豆,满嘴的甜意。他把自己桌上的一个小蛋糕盒递给孙翔。

“给你。”

“什么?”

“儿童节礼物。”

孙翔不高兴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过什么儿童节。”

肖时钦笑了,“本来也不是给你的,是学生送我的,可我不是上火嘛吃不了,他们就说给你也可以。”

有女生立刻就接话了,“对啊对啊,孙老师,你吃和肖老师吃都是一样的,都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嘛。”

“可小事情也不是小孩子啊。”

 女生笑嘻嘻地说:“有什么关系,就是找个理由给老师送礼物嘛。”

肖时钦想起他今天早上来到办公室时看到一桌子的东西就哭笑不得,有润喉糖,还有注意到他桌上的纸巾没了送他一包纸巾的。

孙翔还有点犹豫,肖时钦也不想浪费,就说:“你不是没有吃晚餐吗?别到大半夜的出来找吃的。”

孙翔撇撇嘴,反驳道:“我才不会半夜起来找吃的!”最后也还是接过了蛋糕,“你继续讲题吧,我在这里蹭个空调。”

肖时钦把手中的试卷翻到背面,刚在题目上划一道横线,随口问道:“你宿舍空调又坏了?”

“对啊,老是坏也不知道怎么了。”

“那你今晚来我宿舍睡吧。”

孙翔满意地点点头,“本来就是打算去你那。”

肖时钦已经开始分析题目了,就没有接话,在他思考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几个女生凑到一块看着孙翔打开了盒子,挖出一块蛋糕吃了起来,她们相视一笑,肩膀靠在一起推搡了下。

其实这块小蛋糕就是给孙翔的,她们当然知道肖时钦因为上火不能吃蛋糕,而高三的体育老师向来神出鬼没,只好打着这个幌子让肖时钦拿给孙翔。但为什么不直接说是给孙翔的呢?女生们笑得意味深长,不予回答。

晚修的下课铃一响,肖时钦就开始赶人了,他说:“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们别太拼了,调整好作息别熬夜,有什么问题明天再问。”

此时还留在办公室的学生并不多,得到了稀稀落落的回应的肖时钦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招呼孙翔打扫一下办公室,等学生们离开后确认电都关了后锁了门,和孙翔一起走回宿舍。

跟肖时钦住在一起的老师并不是带高三,时间相对肖时钦而言有弹性得多,刚好他周二下午才有课,就趁着周末加周一的时间回了趟家,把床空了下来。

肖时钦洗完澡就就在书桌前看书,他看了看摊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孙翔,说:“我去另一张床上睡吧,反正也有位,大夏天两个人一起睡也太热了。

孙翔估计是快睡着了,他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说:“随你啦小事情,反正有空调不热。”

至于肖时钦最后是打算睡在哪张床上孙翔并不知道,他头一歪就睡过去了,等他半夜真的如肖时钦所言被饿醒后,他在床上翻了翻身,手向旁边一摸,除了床单并没有摸到什么,他嘀咕了几句,睁开眼睛,就看见肖时钦开着个台灯不知道在看什么,他看了眼床头上放着的闹钟,是凌晨1:45。

孙翔从床上爬下来,问肖时钦怎么还不睡。

肖时钦回过头来说:“过几天的高考了,而有些知识点他们还是记不住,我把这几天问得多的整理一下,打算明天跟他们讲讲。你怎么醒了,是台灯太亮了吗?”

孙翔支吾了下,说:“我有点饿了……”

肖时钦“噗嗤”地笑了,他说:“我还有几桶泡面你要吗?要就自己泡来吃。”

孙翔想了想,好像除了泡面也没有其他可以吃的了。他勉为其难地同意了,从肖时钦宿舍的厨房里翻出泡面加上热水,盖好盖子就端回了肖时钦身边。

泡面盒子烫手,他把它放在桌子上,问肖时钦:“你是不是最近都睡得晚?眼睛都红得跟那谁养的兔子一样了。”

肖时钦摘下眼镜来捏捏鼻梁,“你说新杰的那只?这算是什么比喻啊。”不过经孙翔那么一说,他觉得眼睛有些痛。

孙翔看着肖时钦疲惫的神色不高兴了,“你让他们别太拼,可你自己呢,都几点了还不去睡,你明天还要早起去看他们早自习吧。”

“他们可比我辛苦多了,这是他们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考试,我要对他们负责。”

“可你也不能那么虐待自己啊。”

“好好好,我也差不多了,马上就去睡。”

说话间泡面也泡得差不多了,孙翔把纸盖子完全撕了下来扔一边,掰开叉子就开吃。

肖时钦闻到味道也感受到了饿意袭来,他对孙翔说:“你别在我面前吃,搞得我也想吃了。”

孙翔吸溜地把面条吞下,说:“你不能吃!你快点弄你的东西,等我吃完了就睡觉!”他再喝了一口汤,换口气继续说:“你要对他们有信心啊!”

肖时钦伸手揉了揉孙翔的头发,软软的一点都不扎手,“我当然对他们有信心了,他们是我最好的学生。”

TBC

评论(5)
热度(21)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