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鬼使兄弟】在世界中心呼唤弟弟

又名:

一个单亲哥哥的内心独白

之前没有弟弟的时候就觉得哥哥好孤单啊于是有了这个脑洞。希望弟弟能看在我家哥哥那么孤单的份上多来找我几次,哥哥是不会嫌弟弟多的。

部分梗来自 @Fy 的清奇的脑洞。

“今天鬼使黑意外得积极呢。”打完八岐大蛇的红叶理理有些散乱的鬓发,看着走上前去摸掉落物品的鬼使黑如是道。

“是呢,全都是暴击,都没留给我出场的机会。”萤草晃了晃手中的发光的蒲公英,很是苦恼遗憾的样子。

将弓背回身上的源博雅并不想吐槽萤草本职是个奶妈而不是输出的事实,他为了表示自己的平易近人参与(并非是为了八卦之心)进了话题,说:“说起来,今天出来前晴明好像对鬼使黑说了什么,”他挠了挠后脑勺回想了下,“大概是‘我会在庭院里召唤出你弟弟等你回来’什么的……”

萤草:“……”

红叶:“……”

源博雅:“……”

半晌,红叶才举起宽大的袖子遮住大半张脸,笑得意味深长,“呵呵,真不愧是晴明大人啊。”

鬼使黑并不知道同行的三人内心的波涛汹涌,他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并把他人注视着自己包含哀痛的目光当作是因今天没有好御魂的掉落带来的悲伤,他说:“都到正午了,你们还想再打一场吗?”虽然他斗志高昂但同样也归心似箭,一想到他一回去就能看见自己可爱的弟弟等在门口,带着笑容扬起脸对他说“哥哥欢迎回来”他就忍不住要立马奔回去,见到弟弟的第一件事情应该是要像小时候摸摸他的头,如果可以还能抱起来转几圈,然后他的弟弟一定会红着脸,有些慌乱地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啊!弟弟果然是这世界最可爱的啊!

一眼就能看穿鬼使黑想法的其他三人一脸惨不忍睹,同情之心愈发泛滥,先不说那个严谨认真的鬼使白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自从晴明前去拜访来自大洋彼岸的南方一身黝黑的异邦使者后,运气就一直欠佳,给你召唤个弟弟出来什么的,大多都是哄你的吧……

 

晴明一直跟鬼使黑强调他召唤不出鬼使白不是因为他黑,而是因为鬼使白他嫌弃鬼使黑才不愿意到家里来的。

鬼使黑不服,高声叫嚷,“晴明你不要想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白他明明是喜欢我的!”

晴明摇着折扇上下审视着鬼使黑,又似不忍别过脸用扇子遮住双眼,啧啧了两声,说:“你要是不信,今晚的百鬼夜行就跟我去吧。”

鬼使黑当然不信,在他的认知里,他和弟弟一直相依为命,对于彼此来说,对方都是世上最重要的那个人。

百鬼夜行的时候有点长,鬼使白一直没出现在百鬼之中,鬼使黑等得有些困乏,靠在镰刀不停地打着哈欠,一边的晴明倒是不见疲惫,和同来的博雅对着走过的百鬼点评一二。

鬼使白是在队列的末尾出现的,招魂幡上有鬼火缠绕,大抵是身为鬼使,身上的森然鬼气让百鬼畏惧,不敢靠近,他也不在意,独自悠然地走着。鬼使黑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精神了起来,他一把抓过晴明手中剩余的福豆大声喊着:“弟弟快跟我回家吧!!”

大把的福豆被鬼使白轻松地闪避了过去,他听见声音侧过头看了眼鬼使黑,眼底一片平静,半点留恋也没有地走了过去。

鬼使黑顿时有种提不上气来的窒息感(虽然他早就没有了呼吸),只想缩在角落大哭一场。

 

晴明是个风雅之人,他有个式神绘卷,在召唤了一个式神之后就会将其画在绘卷上,鬼使黑的画像旁边有着一大片的空白,是在鬼使黑的强烈要求下留下来的,他说这时要留给鬼使白的,因为哥哥和弟弟是要一直在一起的。

绘卷放在晴明的房间里,晴明时不时会拿出来翻阅,鬼使黑凑上来,看见自己旁边的空白眼里就闪着泪光,再转头看看庭院里聚在一起的跳跳一家,停驻在樱花树上相互偎依的童男童女,一脸鬼生无望的哀怨表情,晴明被盯得毛骨悚然,他把绘卷收起来,封上符咒,警告鬼使黑道:“你这么看我也没有用的,有本事就自己带个弟弟回来,别再想偷我的绘卷自己画上鬼使白。”

偷绘卷这件事情让庭院里的大家嘲笑了鬼使黑好久。

先不说这样的画会不会凭空召唤出一个鬼使白,鬼使黑并不是擅长画画的人,他之前鲜少接触这种艺术,浪费了晴明好多带着咒力的墨,画得好就算了,偏偏画的一团糟糕,眼不是眼,鼻子不像鼻子,比人类画家所画的鬼怪还要匪夷所思,晴明打开绘卷的一瞬间仿佛经历了天崩地裂,把鬼使黑抓过来审问的时候,鬼使黑还要强调说他的弟弟有多么好看,听得晴明心里不停冷笑,你要是把这个拿给鬼使白看说这个是他,看他不召唤出鬼手来抽死你。

许久之后,庭院里终于有了鬼使白,晴明拿出绘卷给他看说要给他重新画,鬼使白盯着画看了许久,说,不用了,这样挺好的。就转过身去找鬼使黑了。

晴明把扇子一收,笑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两兄弟塞回召唤符里去。

 

鬼使黑又爬到屋顶去了。

在月光下映出个乌黑的倒影映在纸门上,把从梦里游玩回来的蝴蝶精吓了一大跳,小蝴蝶平时胆子就不大,以为是哪里来的妖怪,惊得把铃铛一摇闪进了晴明的梦里,把晴明从梦中拉醒,在慌乱中还搅乱了庭院里其他式神的梦境,吵得大家都一起醒过来涌到了庭院里,发现罪魁祸首是大半夜不睡觉装忧郁的鬼使黑就把他拖下来暴打了一顿,连向来好脾气的桃花妖都只是站在一旁,丝毫没有要上前治疗的想法。

好家长晴明在大家泄愤完了之后才上前去关爱鬼使黑,委婉含蓄地询问他为何半夜不睡。

鬼使黑跟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他艰难地开口说道:“我睡不着啊。”

蝴蝶精是个好孩子,她自责地认为鬼使黑是因为她的大惊小怪才会被其他式神打成这样,她晃着铃铛提议道:“要不我用我的歌谣带你入梦吧?”

晴明说:“鬼使黑并不是寻常的鬼魂,身为鬼使的他是不会轻易被你的声音所迷惑的。”

一庭院的人和式神被这么一闹都没了睡意,挤在院子里为如何让鬼使黑睡着出谋划策。出的净是些什么用山童的锤子敲一下,让食梦貘亲一下这样乱七八糟的主意,最后还是见多识广的女占卜师大人提出了个办法。

八百比丘尼说:“这是我从来自远方的客人那听说的,如果你睡不着,就数羊好了。”

晴明道:“这真是个有趣的法子。”

“是呢,不一定要数羊,熟些你熟悉的事物吧。”

鬼使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几天后出战的时候大家发现鬼使黑一脸憔悴,问他是不是有没有睡好。鬼使黑有些不好意思,他解释说:“我晚上数我弟弟,结果一想到有那么对的弟弟在我身边就兴奋地睡不着。”

不,快醒醒啊鬼使黑,事实上你一个弟弟也没有啊。

 

鬼使黑是晴明的主力式神,一般出战不管是带狗粮还是刷高级材料御魂都会带上他,今天却和妖狐一起留在了结界里当防守。前来攻打的阴阳师不多,鬼使黑坐在暗处不知道在干什么,无聊的妖狐凑上前想要搭话,却差点被满地的黑色羽毛滑得摔倒,他用一种自以为优雅的姿态站稳后,顺手拍了拍鬼使黑身上落满的羽毛,问他为什么被留在了这里。

鬼使黑抖抖身上的羽毛,举起了他的镰刀,妖狐端详了好久才发现那是鬼使黑的镰刀。

那把镰刀是鬼使黑用黑羽幻化而成的,而现在几乎看不出原貌了,作为刀刃的羽毛已经所剩无几,光秃秃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鬼使黑说“因为的镰刀上的羽毛被我拔得没多少了,打不出暴击了,晴明就不让我出战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你的武器呢?”

鬼使黑解释道:“我之前去询问占卜师,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的弟弟,她说这种事情不如我自己占卜,就教了我这种方法。”

妖狐很感兴趣,问:“是什么方法?”

鬼使黑挥了挥镰刀,边示范边道:“像这样,”说着从镰刀上拔了羽毛出来,“念着会来,不会来,等到剩最后一个的时候是会来还是不会来,就是占卜的结果了。”

“占卜真是个博大精深的学问啊。”

“是啊。”

“那你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鬼使黑神采奕奕的,“当然是会来啊!我们兄弟是不会分开的。”说着却消沉了下去,“唉,我都占卜了那么多次了,弟弟怎么还不来啊。”然后又开始占卜了起来,只见他飞快地拔这镰刀上的羽毛,嘴里反复念叨着“弟弟会来弟弟会来”。

妖狐安慰的话卡在喉咙说不出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而鬼使黑已经把镰刀剩余的羽毛都拔光了,妖狐都懒得去问那个显而易见的结果。

鬼使黑问:“那你呢,晴明不是很喜欢你吗,怎么不带你出去战斗?”

妖狐抖抖耳朵,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反正,鬼使黑满脑子都是鬼使白,想必是不会知道他那流传在庭院内的令人羞愤的外号。

 

“鬼使黑真可伶呢。”女占卜师坐在廊下如是说。

“鬼使黑大人真可伶呢。”拿着蒲公英的小女孩难得发出了同情之声。

“鬼使黑啊,确实是个可伶之人呢。”连博雅都这么说了。

晴明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说:“好吧,刚好昨晚的百鬼夜行收获颇丰,我去寮里跟其他阴阳师交换下碎片吧。”

而鬼使黑依然呆坐在屋顶,看太阳,看白云,不时叹口气,一张俊脸就算发起愁也还是那么赏心悦目。

突然他感到有谁扯了扯他的衣服,回过头看见的是一张熟悉的脸,两点好看的眉毛簇起来,很是困惑的样子,却让鬼使黑觉得可爱得不行。

“听晴明大人说,你等我很久了?”

END

可能会有哥哥带弟弟的后续

评论(9)
热度(133)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