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鬼使黑白】少时一梦

放飞自我产物,飞太高然后坠机了。

OOC高能预警

是辆破旧老自行车。


黑一直觉得弟弟太瘦了,抱在怀里所触碰到的都是骨头的棱角,腰细得仿佛黑一掐就会断,所以黑只敢轻轻地搭上去,这轻如羽翼的触碰让白觉得痒,他扭着腰轻挣了下,笑着说:“哥哥,别挠我。”

白的眼睛很漂亮,满眼胭脂般的艳红中缀着一点乌黑,笑起来的时候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着光,是苍白到泛青的脸孔上唯一的血色。

黑到底有没有挠白由白说了算,但黑却清晰地感受到了白那句难得的带着气音的撒娇挠得他心痒极了,他握住白的手摁在了心脏处,擦过胸口那个巨大的伤疤,疤痕凹凸不平的触感让白皱起了秀气的眉。

那个伤痕是怎么来的黑已经忘了,但每次白看见了总是要叨上一番,好像受伤的是他自己,明明很心疼又要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愤怒的神色让他那张寡淡的脸鲜活不少,但黑现在并不想听他的唠叨,所以他安抚性地凑过去蹭蹭白的额头,将所有的话语堵在唇齿间化作几个意味不明的呻吟。

白的唇很软,像他们极少吃到美味的糕点一样,亲吻的时候黑总喜欢咬着那片唇,又不敢咬得太重,最后都只能当做珍宝一样含住,这时候的白温顺得要命,就算被咬得疼了也不反抗,反而伸出舌头笨拙地回应着黑。

这样背德的关系持续很久了,它源于黑的一场春梦。梦境朦胧又旖旎,身下人的面容黑怎么也看不清楚,扑面而来的樱花香气让他沉溺,那人的温热之处容纳着黑,细碎的呻吟消散在风中,黑拨开那人额前雪白柔顺的发丝,血红的眸子渐渐清晰,上挑的眼尾勾起无尽的媚意。那人开口说了句什么,黑并没听清楚,当他想要追问的时候,他醒过来了,下体一片冰凉黏腻。

黑经常在有空的时候去给艺妓跑跑腿,这样的差事不辛苦又赚得比其他的要多,他皮相好,嘴又甜,深得那些艺妓的喜爱,除了零钱以外还会给他些小食物。艺妓们放浪又大胆,偶然被黑撞破了情事也不恼,反而会在事后把黑叫回去,困在怀里好一阵调戏,黑从一开始的脸红无措到冷静地反调笑回去,艺妓们笑得更厉害了,说黑长大了啊。

因此黑在这方面比同龄人早熟得多,他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换个衣服,却被人拉住了衣角,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醒过来了,他揉着眼睛问:“哥哥,怎么了?”

黑看着弟弟眼底的一片纯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摸摸他的头,柔顺的触感让他想起刚刚那个梦,他连忙收回了手,在心里把自己唾骂了一遍。

“没事,我出去一下,你继续睡。”

白看见了黑裤子上的那一片比周围更深的色泽,他疑惑地伸出手触碰上去,说,“哥哥,你这里怎么湿了?”

黑咽了咽唾沫,情欲还没有完全褪下去,白的体温向来偏低,贴在他的大腿上,却烫得黑一颤,欲望又翻腾起来,他握住了白的手腕,像冬日里掌心握住了一捧雪,温度相互传染交织。

白歪着头,长发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肩上,他感到自己的手指触碰到了一个炙热坚挺的事物,他挣开黑的手,好奇地摸了上去,隔着布料一点点地触摸它的轮廓,他仰起头,脸颊几乎和黑的贴在一起。

“哥哥这里,跟我不太一样呢。”

黑的呼吸粗重起来,喷洒在白的脸上,白莫名就红了脸,他模糊地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他慌乱地看一眼黑,被黑眼中从未出现过的神色吓得忘记把手缩回来,他小心翼翼地问:“哥哥,你不舒服吗?”

在黑看来,白纯洁得就像开在山巅的白梅,无人能触及,连清冷的花香也难以传达给凡人,而现在,他压弯了枝桠,将柔软的花瓣送到黑面前,黑将是第一个采摘下他的人,甚至,他可以完全地拥有他,任意给他渲染上自己的色彩。

这对黑来说是极大的诱惑,理智微弱都像一根随时会断的细线,他不停地告诉自己那是你的弟弟,你不能对他做出龌蹉肮脏的事情。可偏偏白还一副无知的模样靠过来,稚气的脸上都是关切,让黑恶劣的心思一个个不停地往外冒,那是你的弟弟啊,他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你的,所以不要犹豫了,把他融入到身体里面吧。

“白啊,你喜欢哥哥吗?”

“喜欢……”白不知道黑为什么这样问,他如实地回答,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最喜欢哥哥了。”


滴滴滴


“……黑,鬼使黑!”

鬼使黑被鬼使白大声的训斥唤回了魂,白衣白发的鬼使举着招魂幡一脸不满地看着他,“鬼使黑,请不要在工作的时候走神!”

“有什么关系啊,这一片的魂魄我们已经回收完了。”鬼使黑伸出一只手拉扯鬼使白的脸颊,“别这么严肃嘛,来笑一个。”

鬼使白拍开鬼使黑的手,向来冰冷的脸上连生气也没有更多余的表情,他转过身,并不打算继续搭理鬼使黑。

鬼使黑站在鬼使白身后,看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无奈地叹口气,“我们现在,是一起身处地狱之中了吧。”

隔得远了,鬼使白并没有听清楚鬼使黑在说什么,他也不想停下脚步去询问。失去了以往全部记忆的鬼使白从来都无法理解鬼使黑对他过于热切的情感,弟弟什么的,他们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关系。

鬼使白抬头望一眼昏暗的天空,与地府的阴暗别无二致,他习惯了这样的色调,连带自己都阴沉如厉鬼,停止跳动的心脏再也燃不起任何的火焰。

他想,当初就算强行,也要给鬼使黑灌上几碗的孟婆汤。

 

END

 

讲真,哥哥这样的弟控非得白主动才敢脱裤子上,写得我超憋屈。

改天有空了试试怎么让哥哥主动点。


评论(14)
热度(207)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