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拥蓝关

心如磐石,意如蒲苇。

日常小甜饼就不要什么名字了。

本意是想写喝醉了的谷山对下野各种撒娇求膝枕求埋胸,结果一个都没写【看透.jpg】

太久没写文了写得乱七八糟的随便看看就好。



下野刚把鸡蛋倒下锅去就被人从身后抱住,酒气萦绕了他周身,让明明滴酒没沾的他也有了微醺感,谷山将头埋在了下野的脖子处,还蹭了蹭,被头发蹭得发痒的下野偏着头往旁边闪了闪,谷山却不依不饶地跟过去,还张嘴在下野的锁骨处咬了一口,作为躲避的惩罚。下野空出手安抚似的拍了拍谷山的头,“怎么了?”

谷山像是饿极了,又啃了下野几口,在脖颈处留下几个深深浅浅的牙印。

下野无奈,他侧过头亲了亲谷山的发梢,说:“好啦,有那么饿吗,再等等就好了。”

下野最拿喝醉了的谷山没辙,虽然其它情况下也不见得有辙,但是喝醉了的谷山……下野回想了下扁着嘴扯着他的袖子一遍遍喊他ひろ的谷山,因为喝高了眼神有点朦胧,在灯光的映照下像是盛着满天星辰,看起来是少见的乖巧的样子,谷山那向来好听的嗓音被酒精润得更加低沉,却又像一根羽毛一样挠得下野心口痒痒的。

不愧是声优,懂得怎么样利用自己的声音优势去诱惑他人。

但是当谷山松开他倒在沙发上一副你不依我我就闹的样子说“ひろ我饿了要吃东西”的时候下野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谷山不满他的呆愣,伸出脚踢了踢他的膝盖,又重复了一次自己的要求。

下野顿时有些为难,因为最近工作多,没有时间往家里的冰箱及时地补充食物,现在冰箱里肯定是空空如也的,他抱着万一有漏网之鱼的心起身,打开冰箱一看,空荡荡的冷藏柜里只剩几个鸡蛋了,下野一只手扶着冰箱门,一只手夹了两颗鸡蛋出来,问谷山:“家里只有鸡蛋了,给你水煮?”

谷·专业撒娇·小公举·山一口反驳:“不要,水煮蛋太干了,我要吃甜的。”

下野一阵为难,对上谷山那亮晶晶地双眼又不好拒绝,他说:“那我给你弄蜂蜜鸡蛋吧,乖乖呆在那别进厨房啊!”

谷山刚开始还半瘫在沙发上,视线粘在下野身上,看他在厨房忙前忙后,净是他不知道的工序,没过多久就觉得无聊了,从沙发上爬起来走进厨房骚扰下野。

    下野倒是不在意身上多个重量,蛋液在沸水中很快就凝结起来,黄澄澄地一大块看得谷山更饿了,下野听到谷山咽口水的声音笑出了声,他抬抬一边的肩膀,说:“きーくん,帮我把上面柜子里的蜂蜜拿出来。”

谷山又把头埋进了下野的颈窝,当做什么也没听见,下野又叫了声“きーくん”,谷山其实挺喜欢挺下野这么叫他的,每次下野这么叫他的时候音调总是不自觉地放软,尾音上翘,就算是气急败坏了听起来也像是在跟他撒娇,所以每次谷山都会继续去欺负他,逼得下野一次又一次地喊他“きーくん”。谷山微微抬起头在下野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再叫一遍就帮你拿。”

下野无奈,虽然他可以自己拿但是看谷山好像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就再叫了他一声,软软的腔调听得谷山心情大好,他站直了身子伸手打开上面的橱柜,在一堆瓶罐中翻找,“哪个是蜂蜜啊?”

下野举着筷子指了个玻璃罐,“拿下来拧开后帮我倒点到碗里……诶诶太多了快住手!”下野看谷山随手一倒倒了小半碗,吓得他立刻握住谷山的手制止了他,“这样太甜啦!”

谷山一脸平静地甩锅:“我不懂这些的,都是しもんぬ的错。”

“……”我都让你别进厨房了你有好好听话吗?下野又气又觉得好笑,他将鸡蛋和蜂蜜放在一起搅拌均匀,“好好都是我的错,一会儿要是太甜你也要给我吃下去不能浪费了。”谷山的手一直放在下野腰上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下野只好用勺子勺了一口喂进谷山的嘴里,盯着谷山咽下去后问:“会太甜了吗?”

谷山挑挑眉,好像不是特别满意的样子,下野难过地“啊”了一声,眉眼皱在一起很委屈的样子,下一秒就被谷山吻住了,谷山的舌尖还带着蜂蜜的香甜,一寸寸侵占下野口腔的每个角落,像是要与他分享唇齿间的甜腻,谷山舔去下野唇角来不及咽下的唾液,结束了这个吻,他回答道:“没有你甜。”

下野登时连碗都握不稳了,红晕飞快地泛上他的脸颊,他别过头不敢对上谷山那双深情的眼眸,半天说不出回应的话。

这人真是的!哪里是不会说情话的样子,随便说句就能撩拨地他脸红心跳。

谷山并没有给下野平静下来的时间,本来就放在下野腰上的手轻而易举就从上衣的下摆处探进去,手下的皮肤光滑细腻,手感极佳,今晚他第三次说出了“ひろ我饿了”这句话。

下野又塞了一勺蜂蜜鸡蛋到谷山的嘴里,“饿就给我吃东西啊!”

谷山夺过下野手中的碗放在了桌子上,“可是ひろ也能喂饱我啊。”他又凑上前蹭了蹭下野,问:“不行嘛?”可怜兮兮地跟大型犬似的,但下野知道这只是假象,那双明亮异常的双眼分明就是盯上了猎物的野兽所拥有的,就等着猎物放松警惕的一瞬间,飞速地咬住猎物最脆弱的部分。

下野自暴自弃地环上谷山的脖子,谷山从善如流地吮住那送到了嘴边的双唇。

真是的,你明明就知道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你了。

评论(4)
热度(8)

© 雪拥蓝关 | Powered by LOFTER